被被不想洗被被

まんばさんの笑顔、守りたい。

[PAD,小排球,FZ-Archer,刀剑乱舞-切国]

【刀剑乱舞】恋爱占卜什么的都是骗人的【三山】

鹤丸都惊呆惹www

谁动了我的国酱:

  “嘴角下垂又称覆船口。这是因为其人本身不喜言笑所致。此种面相的人通常比较悲观,极易消沉,性格古怪又脾气多变,不惹周围人的喜欢。老时容易孤苦无依……”


 


  三日月正在用主公的电脑在网上冲浪的时候,莫名点进了什么相面的网站,据说是什么前算一千年后算一千年,断无遗漏的神算。抱着打发时间的心态三日月就开始算起恋人的面相,但是这一条显露出来的信息却让他忍不住摇头。


 


  “虽然切国的性格的确不算开朗,不过和古怪多变怎么说也差太远了。”三日月看着页面,自言自语的说,“再说明明有我在他的身边,怎么会孤苦无依呢。”


 


  他又换上了自己的资料,结果居然出来的结果是什么“嘴角上扬者面容和善、喜笑。给人以如沐春风之感,然而因为太过友好的态度容易引人误会,尝尝惹来不必要的桃花劫。万事喜怒不惊虽是优点,但是不轻易表露自身态度,不可托付真心……”


 


  这样的网站真是欺骗老年人啊。三日月一秒钟关掉了网页,想起主公说的“网上有很多的陷阱,爷爷你浏览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似乎是有了一点体会。


 


  不过他的注意力又很快被屏幕右下角冒出来的弹窗给吸引了,“爱情占卜、免费算命、测一测你和他的缘分!”粉红色跳动的小心心看起来十分诱人,三日月犹豫了仅仅一秒,就又点击了进去。


 


  “为什么总是遇不上心仪的那个他?为什么他总是若即若离?你真的了解身边的他吗?你想知道他对你爱得有多深,你们的缘分能走多远吗?一千万婶婶的大力推荐!真爱LOVE100%高科技恋爱测试!快来测测你与他的真心有多远吧!”


 


  这个是什么看起来好有趣的样子,三日月笑眯眯的盯着那个“你想知道你们的般配指数是多少吗”的宣传语,默默的输入了自己和山姥切国広的数据。


 


  “……你的另一半性格阴沉,不善与人交往,表象阳明实心属暗,他理想的另一半是如同太阳一般会闪闪发光的人。带给他光芒与温暖。”


 


  看着页面上显示的内容,三日月默默的再往下看了看,“……你是受月亮女神加护的美人!因此你的气质虽然温柔却略显阴暗,月的光芒来自太阳,若没有一个光辉的人来指引你前进,你就会像黑洞一样拖着身边的人往深渊坠落……”


 


  虽然一个手抖关掉了页面,但是最终显示结果的那个数字还是深深的残留在了三日月的视网膜之上。


 


  37%。


 


  我和切国的匹配指数哪有那么低啊?!


 


  喝了杯茶冷静了一下的三日月越想越不服气,觉得自己不能够轻易的就被一个占卜给否定了。于是他又找到了刚才的网站点了进去。


 


  这次三日月没有再选匹配指数,而是选了心动指数测试。


 


  “你和他的相遇十分意外与离奇。这是命运的碰撞,然而却并不能长久。如果一旦松手,你们的缘分很快就会消散……”


 


  三日月一脸苦大仇深的盯着下面的“如想加深缘分,请速汇款至xxxxxxxxx账号请著名姻缘大师为你补织红线”的字眼,看了十分钟也没有懂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决定还是去测测别的。


 


  “你和他的性格大为迥异,双方在日常生活中如不是非常和谐就是非常激烈,然而和谐也是建立在一方的退让之上,倘若你们二人都同时暴露出性格中的不足之处,这场恋情很快就要完蛋了。”


 


  什么完蛋了!这种粗俗的词怎么能够直接说出来呢!三日月差点捏碎鼠标,而且那个“如想磨合彼此性格中的不足之处,请速汇款至xxxxxxxxx账号请著名性格矫正大师为你修正完美姻缘”又是什么啊!为什么看起来这么眼熟呢!


 


  不死心的三日月决定最后测一下就罢手,于是他点进了那个“测一测你和他的夫妻相”,并且提交了自己和切国的画像,结果最后出来的结果是:


 


  “客官,恕我直言,你的另一半就是看上了你的脸。你们还是分手吧。”


 


  闹甚啊这是——!!


 


  如果这台电脑不是主上的私人财物的话,三日月肯定要一把砸了这堆破金属来泄愤。哪有直接就让人分手的啊!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听说过没有啊!


 


  陷阱!网上的都是陷阱!


 


  三日月愤愤不平的关掉了电脑,看着外面的大好天气,决定去散步平息一下心情。


 


  今天的本丸格外的平静,因为审神者已经带着短刀们出去春游了,爱闹腾和爱撒娇的某些刀也跟着去了,本丸里只剩下打刀太刀和大太刀们留守。


 


  现在的时间还是下午两点,今天的天气正好,万里无云、风和日丽,明媚的日光照射在庭院内的水池里,泛开粼粼波光。三日月看着那无形却明亮的金色光线,莫名的又想起刚才占卜里所说的话来。


 


  “他理想的另一半是如同太阳一般会闪闪发光的人。带给他光芒与温暖。”


 


  太阳一般……会闪闪发光的人?


 


  本丸中有这样的人吗?三日月思索起来,是说气质?还是外貌?还是性格?怎么也想不出本丸中如何会有这样一种人的时候,却突然有一个人的影像跃入了他的脑海。


 


  ……鹤丸。鹤丸国永。


 


  皇室御物所以身上的装饰品都很值钱,再加上鹤丸是金眼,硬要说的话,物理上的闪闪发光就是指他了。


 


  三日月抬头看了看天空中散发着光和热的巨大天体,努力地把那个刺眼的圆球想象成鹤丸的样子,但是发现实在是做不到。


 


  果然是胡诌的吧?比起光芒和温暖,总感觉死亡和阴冷更合适一些。不过这么说自己也是?啊但是自己是受月亮女神加护的美人所以气质阴暗是很正常的嘛。


 


  自动过滤掉了对自己不利的评价,三日月望着湖水中的自己的倒映,深蓝的人影随着湖面的波动来回晃荡,却始终是一种浓重的暗色。在这样模糊的倒映之下,就好像是看着另一个人。


 


  只会拖着身边的人坠入深渊吗……


 


  三日月不自觉的朝水面的倒影伸出手,大门处却传来了有人说话的声音,而且还十分耳熟。他惊讶之下猛然回头,不觉间惊散了湖水中的倒影。


 


  “啊呀累死了,主上太没良心了居然丢下我。”鹤丸扔了一大堆东西在地上,看样子是刚采购回来。


 


  “如果你平时不那么爱恶作剧的话,主上也会带上你的。”山姥切国広正对着清单再次确认买回来的东西,因为主上把烛台切和歌仙还有石切丸都带走了,本丸中的留守刀剑们只能自食其力弄吃的了。


 


  这两个人似乎就是被委以重任的采购队,三日月一时之间忘记了这件事,还以为切国丢下自己去春游了,现在看到对方回来了,立刻欣喜的跑到大门口。


 


  “切国,你回来了!”三日月冲过来拥抱的动作和神情都让山姥切国広想到一种名为“空巢老人”的物种,虽然心里很高兴,不过鹤丸还在一边奸笑着,山姥切还是很别扭的推开了对方,“嗯,我回来了。”


 


  三日月本来正在补充切国中,被推开了就有点小不高兴,看到鹤丸又在一边笑,想到刚才的测试结果,心情立刻就变差了。


 


  “切国,我有事要问你。”他没管鹤丸一脸看好戏的表情,拉着山姥切的手腕说道。


 


  “啊?”山姥切还在清点东西,一时被握住了手,又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直觉三日月现在的情绪有点不对劲,所以就很明智的说,“什么?”


 


  “你是喜欢白天还是晚上?”三日月问,他直直的盯着山姥切。


 


  这什么问题?山姥切迷惑了一瞬间,然后回答说,“白天。”


 


  因为白天作战更方便。


 


  看着三日月立刻就阴沉了下来的脸色,山姥切觉得自己似乎是回答错了。可是这个问题到底是有什么重要的意义啊?还没等他想通这个问题,三日月又说话了。


 


  “也就是说,比起月亮,你更喜欢太阳吗?”说着还看了一眼鹤丸。


 


  “都无所谓啊……”太阳和月亮有什么差别啊,山姥切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正在勤勤恳恳的挥洒着光辉,要说不喜欢也犯不上,“硬要说的话是都喜欢吧。”


 


  白天的明朗与夜晚的宁静,都能让人有不同的心境。


 


  可是这个问题好像也没能让三日月满意,相反,对方还一副“你真是岂有此理”的表情。让山姥切国広更加摸不着头脑了。


 


  你居然还想一脚踏两船!!三日月此刻真是燃烧起了熊熊的怒火,完全忽略了自己恋人那粗得堪比海底光缆的神经。


 


  不过这里除了一对恋爱之后智商接近负值的笨蛋情侣之外还是有一个明白人的,早在三日月用杀人的眼光瞟向自己这边的时候鹤丸就明白了对方的问题中的暗示,也因此,在看到山姥切一个无心的回答就能够把那个平时一贯云淡风轻的三日月撩得肝火旺盛,就实在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般放肆的笑声自然是引起了三日月和山姥切的注意,三日月狠狠的看了鹤丸一眼,再看向山姥切,“也就是说,比起我,你更喜欢鹤丸是吧?”他握住对方的手几乎是用了狠劲儿,都能见着红色的印子。


 


  “啊?”山姥切却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比起手腕的疼痛,三日月的话才是吓到他了,“我当然更喜欢你了啊!”就想也没想的脱口而出了一句话。


 


  “……”


 


  刚才为止还围绕在三日月周身的戾气立刻都烟消云散,山姥切这才感觉到对方握住自己的手好用力,但是却又很快的放松了力道。


 


  “……再说一次。”三日月严肃的盯着山姥切说。


 


  “……我……”被那双眼睛所盯着,山姥切连移开视线都做不到。只能忍着脸红说,“我当然……更喜欢……你了。”说完又看了三日月一眼。


 


  “再说十次。”三日月像是忍着什么一样还不放手,直勾勾的眼神简直让人害怕。


 


  “我当然更喜欢你了。我当然更喜欢你了。我当然更喜欢你了。我当然更喜欢你了。我当然更喜欢你了。我当然更喜欢你了。我当然更喜欢你了。我当然更喜欢你了。我当然更喜欢你了。”


 


  俗话说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羞羞的话说多了也就不害臊了。山姥切国広豁出去了一口气说了九次,三日月果然眼神如炬的盯着他,“还差一次。”伸出了食指说。


 


  这个家伙还真的数着啊。


 


  自己的手腕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放开了,山姥切拉着对方的袖子,靠近了一点,再靠近一点,靠近到连彼此的呼吸都感觉得到的地步,然后、蜻蜓点水的,轻吻了一下对方的唇。


 


  “我当然更喜欢你了。”带着腼腆的告白的心意,山姥切低声说完了这一句。


 


  三日月愣住了,红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布满他白皙的脸颊。他捂住了脸,在山姥切关切的“你怎么了?”的疑问声中拉着对方以超光速的速度狂奔。


 


  “去哪里?!”


 


  “回房间!!”


 


  一直在旁边被迫围观完了全程的鹤丸国永表示惊呆了。对于主上不带他去春游的这种背信弃义的行为立刻表示了愤慨,并且对于三日月和山姥切这种光天化日秀恩爱的行为表达了最高级的愤怒和不满!!


 


  “秀恩爱分得快你们知道吗!!”


 


  啊,那两个人早就听不到了啦。


 


 


-end-



评论
热度(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