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被不想洗被被

まんばさんの笑顔、守りたい。

[PAD,小排球,FZ-Archer,刀剑乱舞-切国]

【巍澜】一个小段子

草莓甜心阿枢:


赵云澜有时候觉得没法理解沈巍,特别是在"那种事"上,每天晚上洗完澡之后都穿的特别正经,棉质带扣的睡衣一定是老老实实从最下面扣到最上面,连一个扣子都不会少扣,无论春夏秋冬,一定是长袖长裤。


每当赵云澜在浴室里出来,他肯定就是捧着本书倚着床头看的认真,全身上下只能看到脖子跟脸露出的白皙肌肤,其他都是遮的严严实实,戴着眼镜干净的模样禁欲十足,让赵云澜有种错觉,仿佛他得躺着听对方念念"圣经"之类的入睡才算对他这一天的洗礼与净化。


赵云澜洗完澡就只穿了一个风骚的花裤衩,裸着上半身,头发还湿漉漉的,水滴顺着发梢往锁骨,胸膛,小腹滚落,赵云澜装逼的想着自己现在真他妈的性感,特地用毛巾擦擦头发,还甩了甩,可惜旁边坐着个形同瞎子的男人,在他如此露骨的动作下,对方依旧能面不改色的继续看书,甚至头都不抬一下。


赵云澜觉得自己的脸有些挂不住,甩手把手里的毛巾丢过去,其实本意是想怒气冲冲的质问一句"沈巍你瞎吗?老子都这样了你居然视若无睹"


不过在男人抬眼用有些茫然的眼神看他时,他又立刻嬉皮笑脸


"哎呦,手滑,手滑"


接着跟个泥鳅似的跐溜凑过去下巴抵在男人的肩膀上,刚靠近就闻到他身上那股清冽的香味,明明用的一样的沐浴露,他怎么就这么香,赵云澜深吸一口气,色眯眯的冲对方耳朵吐气


"老婆,看啥呢,什么宝贝书比你老公还好看?"


沈巍的肩膀缩了一下,有点紧张的伸手抵了下眼镜,一边带着着责备意味的开口


"天还这么冷,你把衣服给穿上,不然感冒了怎么办?"


但是眼神却在飘忽,没有看他也没有看书,耳根却红了一片,赵云澜忍不住想笑,在心里得意的肯定了自己的魅力,也不听男人的念叨,直接把对方的书扔到边上的桌子上,就饿虎扑食般把男人压在身下,调戏道


"看到你我浑身都热,怎么会感冒?"


赵云澜一说骚话那不要脸的程度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果然,沈巍被他这么一说立刻脸颊跟脖子都发红,眼镜下的睫毛低垂着似乎在思考挣扎什么,一边被对方骚扰啃着脖子一边犹豫着开口


"欸…你怎么…"


似乎带着有些无奈又自暴自弃的口气,手部用力握住男人的腰,一边被亲的口齿不清,一边又有点害羞的担忧着


"你昨天不是还嫌腰疼么?怎么又…"


赵云澜终于被第N次按倒的时候,他在想,自己作的这是什么孽,更让他心塞的是,那个始作俑者还总是一种受害人的姿态,一脸担忧的说什么


"这样下去对你的身体不太好"


那你他妈的就少做两次啊!


第二天赵云澜如同在工地里搬了一天砖的八十岁老人,虚弱的躺在床上被迫吃着苦到死的药,沈巍一脸歉意,一副受苦受难小媳妇样,一边给他喂药一边还责备他


"欸…我都说了这样对你不好"


赵云澜一口气血上涌,差点就吐血身亡呜呼哀哉,他的脸一阵红一阵青,思考了半天也想不出该怎么说这种人,只怪他以前没有好好学习,词汇量不够丰富,没法准确的形容,他怪就怪自己一时色欲熏心,总是自投罗网,最后憋了半天,赵云澜颓废的开口到


"宝贝,下次请你一定要拒绝我,一定要坚守住自己,拜托你"

评论
热度(4681)